我国农村土地资源配置市场化调查及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6-10-11 11:11:29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1076661436
农村土地流转是我国实施城乡统筹战略的内在要求,也是促进“三农,’发展的现实选择。
    新中国成立60年来,我国城镇化水平得到了较快的发展。据统计资料显示,截至2008年底,我国城镇化率达到了45.68%,比建国初期提高了35个百分点,年均增长0.95个百分点(张雪花,2009)。虽然这些数据蕴含着我国工业化步伐加快、城镇化进程加速的历程,但与世界城镇化水平尤其是发达国家城镇化水平相比,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改革开放30年来,尽管我国的经济社会得到了快速发展,但从目前的发展格局看:一方面,城乡差距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据统计资料显示,2003年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比为3.21: 1;近年来,尽管我国政府实施了诸如取消农业税费、大幅度增加农产品补贴、加大农村投资和财政转移支付等惠农、补农、支农政策,但2008年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相比5年前还有所扩大,相对差距达到了3.33: 1,而绝对差距则达到了人均12000元(周其仁,2009)0另一方面,工业化、城镇化水平的提高,也吸纳了更多的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据统计数据显示,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了2.28亿(邱观史,2009)。但由于产业化、城镇化、市场化的对接路径不够畅通,政府、社会、市场间的合作机制不够健全,我国农村地区仍然存在着诸如农业生产经营规模过小、产业化经营水平较低,农村资金短缺、生态环境口益恶化,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就业问题口益突出等问题。而区域差距、城乡差距、社会公平等一系列热点难题,对我国的社会结构稳定也构成了严重的潜在威胁。因此,加强科学引导,坚持城乡统筹,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格局,对于和谐社会的构建,改革发展全局的稳定具有重大意义(傅鸿源,段力韶,2009)0
    中国共产党十六大提出了“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部署,把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作为建设现代农业、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的战略性指导方针 (韩俊,2003。统筹城乡发展,就是要把城市和农村的经济社会发展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统一规划,全盘考虑,既要考虑城乡协作和协调发展,又要考虑城乡通开和融合(姜作培,2004)。城市和农村是一个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统一体,农村的发展离不开城市的辐射和带动,城市的发展也离不开农村的支持和促进,城乡间的劳动力、土地、技术、资金、物资等资源要素相互进行交流和重组(吴永生,2006)。中国共产党十七大进一步深化了统筹城乡协调发展内涵,把“统筹城乡发展,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作为促进国民经济发展战略任务,为促进我国“三农”发展问题确立了指导方针和奋斗目标。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在全面贯彻中国共产党十七大和十七届三中、四中全会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基础上,进一步把“统筹城乡发展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根本要求,明确提出要按照“稳粮保供给、增收惠民生、改革促统筹、强基增后劲”的基本思路,认真抓好农业农村工作,为我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作出新的贡献。
    改革开放30年来,从农村土地的集体经营逐步过渡到家庭承包经营,再到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框架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我国农村土地管理制度变迁一直向着优化土地资源配置、提高土地生产力、保护农民合法权益、维护农村社会稳定的目标进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出现,并逐步从沿海向内地扩展,尤其在近几年呈加快发展趋势。据初步统计,截至2008年,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面积己超过1亿亩,比2007年增长68%,占家庭承包耕地总面积的8.7%(陈晓华,2009)。长期以来,农村土地对于我国农业发展、农村稳定、农民生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农村土地也被普通农民作为生活资料、生产资料、生存资料的结合体。同时,由于我国传统的的乡土农民对自家土地自发的依附情感和我国乡村社会固有的风俗文化及意识形态的存在,使得我国大多数的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存在信息流通不畅、不确定因素众多等特征;而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绝大多数的农村土地交易市场的外部环境也不成熟,尽管一部分农民选择了进城务工或从事其他非农就业,但也不会轻易退出承包地或宅基地;加上现行法律法规对农村土地尤其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市场化流转的严格限制,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农村土地资源的低利用率。因此,这也决定了在相当长时期内我国绝大部分地区尤其是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农村土地流转水平很难得到快速的提高。
    对于上世纪80年代全国各地开展的一系列农村土地流转创新实践,很大程度上可以看成是农民为了克服土地家庭承包经营基础上分散、无序、小规模生产经营导致的土地产出效率不高、传统农业比较效益低、抗风险能力差等问题而自发进行的选择。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口益发展,农业集约化、产业化经营要求农村土地流转,农村产业结构的变化要求农村土地流转,农村劳动力结构和经济社会关系发生深刻变化也要求农村土地流转,则可以看成是对农村土地有组织的、适度集中流转的必然要求。同时,在我国土地资源口益稀缺、资源环境承载压力巨大、城乡土地市场二元结构突出、扩内需稳增长的现实背景下,积极稳妥地促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的流转,则是以经济规律为导向,顺应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激活农村资源价值、资本价值的现实途径。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在确保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长久不变的基础上,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积极探索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而农村土地流转政策的推出也意味着政府处理涉农经济利益伦理原则的重大转向:从以往的补偿性公正原则到赋权放活的应得公正原则(薛葵,2009)。因此,在新形势下,建立健全农村土地流转市场,积极稳妥地促进农村土地流转,发挥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激活并释放农村巨大的土地资源,保障农民权益,增加农民收入,加强农业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为稳定和可靠的支持。

Tags:

作者:佚名